什么是蟹爪纹,蟹爪纹是什么样的?

2012年10月24日 02:48 by:佚名

汝窑是我国五大名窑之首,汝窑瓷器的开片也堪称一绝,“蟹爪纹”这个术语让后人争议不断。

 

最早关于“蟹爪纹”的记载,见南宋时期的《百宝总珍集卷九:青器》(作者佚名)记载:“汝窑土脉滋润,与高丽器物相类,有鸡爪纹者认真,无纹者尤好,此物出北地。新窑,修内司自烧者。自后伪者皆是龙泉烧造者。”到了明代,曹昭在《格古要论》中则称:“汝窑器,出北地。宋时烧者,淡青色,有蟹爪纹者真,无纹者尤好,土脉滋媚,薄甚亦难得。”前后对比,二者言论如出一辙,只是“鸡爪纹”变为“蟹爪纹”。有人认为,叫“鸡爪纹”太俗气,改称“蟹爪纹”就很高雅且富诗意,也许还更形象。但也有人认为,这样一改就加大了鉴别汝瓷的难度,因为大众熟悉“鸡爪”,而很少有人仔细观察过“蟹爪”,另外古人写“蟹爪”的文章多,信息越多自然也复杂,不解释,大家心里没底,一解释,更是不知道谁对谁非。“鸡爪”变“蟹爪”,这真的是给后人留下了争议的伏笔。

 

什么是蟹爪纹,蟹爪纹是什么样的?

“蟹爪纹”是说汝瓷上面的纹理究竟像“蟹爪”,还是像“蟹爪上面的细毛”?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种说法:

 

一、“毛刺说”

 

著名收藏鉴赏家马未都先生在“百家讲坛”介绍汝瓷,便是这样解释“蟹爪纹”的:“汝窑有什么特征呢?古书上记载得比较含糊,说有‘蟹爪纹’。蟹爪纹说得很抽象,书上的记载不是很清楚,大致就是说那釉面开片的纹理毛毛扎扎的,我们看大闸蟹的蟹爪尖上都是小毛刺,就是那个感觉。”马先生说“蟹爪纹说得很抽象”,这是对的,古人流传下来的叫法看似生动形象,其实叫人想破脑袋,也不清楚“蟹爪”究竟是个什么样子,体现在汝瓷上又是个什么样子?他又以闻名天下的大闸蟹打比喻,甚至很具象地讲到蟹爪尖上的小毛刺,不过这种说明仍然不能叫人信服;

 

二、“蟹爪转折形式说”

 

如果“蟹爪纹”不是指像“蟹爪上的细毛”,似乎只能指像“蟹爪”了。那么,“蟹爪”体现在汝瓷上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?习惯引经据典的人会提到荀子《劝学》中的一句话“蟹八跪而二螯”,是指蟹爪折节如跪膝,那么“蟹爪纹”应指汝瓷的开片呈九十度左右的蟹爪折角状纹样。仔细鉴赏过汝瓷开片的人会发现,在这种汝瓷的釉面上确实存在着类似蟹爪的折角状典型纹样,当然也有其它纹样。但是曹昭在《格古要论》中又说:“有蟹爪纹者真,无纹者尤好。”这意味着古人在烧造汝瓷时并非都要有意开片出“蟹爪纹”,至今我们还能见到并无任何裂纹的汝瓷,而且更加珍贵;

 

三、“冰裂说”

 

同类似蟹爪的折角状纹样并非汝瓷独有,于是,有人认为“蟹爪纹”就是“冰裂纹”,虽然“冰裂纹”并非汝瓷独有,官窑和龙泉都有“冰裂纹”现象,但由于汝瓷的釉层薄,纹片细密些,感觉就更像“蟹爪”之状了;

 

四、“棕眼说”

 

前面三种说法,均可归纳为“开片说”,而有的专家抛弃了“开片说”,而坚持“棕眼说”。明末高濂曾说“汁中棕眼隐若蟹爪”,这是“棕眼说”最早的提法,意思是说蟹爪上或者蟹甲上有棕眼,由于汝窑瓷器表面釉汁浇造后,釉中有“廖若星辰”的气泡隐现(气泡未破),或有的气泡呈中凹而缩的现象(气泡破裂),表现出一个个孤立的小洞。如此说来,“棕眼说”讲的是棕眼,而不是纹理了,这显然属于不同的概念,再说古瓷常有棕眼,尤其是钧瓷,棕眼更大,却没有称“钧瓷蟹爪纹”,因此有人认为“棕眼说”经不起推敲。不过有人辩解说,“棕眼说”讲的还是纹理,是螃蟹行走后留下的那种纹理。众所周知,螃蟹是横行,方向感还是很强的,而汝瓷开片并没有什么方向;另外,仔细观察过螃蟹行走的人也知道,螃蟹是立行而不是爬行,因此它们在沙上或者泥上横行时,留下的同样是一个个孤立的小洞,而不是什么纹理。说到底,“棕眼说”侧重的还是棕眼,用棕眼来解释纹理,还是令人困惑;

 

五、“隐纹说”

 

众说纷纭之中,有人大胆推测,认为汝瓷“蟹爪纹”既不是开片,也不是棕眼,而是烧瓷过程中形成的纹理,跟钧瓷的“蚯蚓走泥纹”是同样机理,纹细者像蟹爪,纹粗者像蚯蚓走泥(貌似本网的官窑瓷片大家七宝社老师便是这个观点)。这种说法其实并不新鲜,民国时期的郭葆昌在《瓷器概说》中就认为:“‘蟹爪纹’、‘蚯蚓走泥纹’,惟厚釉之器有之,盖釉料配合工作或有未尽精到之处,经火锻炼而纹生焉。尝就钧窑器细为审察,其配制色釉,法用调和,不加研乳,颜料与釉汁未能十分熔合,经火乃现离合状态,致有大如‘蚯蚓走泥纹’,然此为钧器所特有。而其它各窑,如汝、官、龙泉等,其配制色釉之法,则调和后,再加研乳,颜料釉汁务令熔合,虽其性仍在,经火后或不免有纹,但细如‘蟹爪’行迹矣。”。

 

明 曹昭《格古要论》载:“汝窑,出北地。宋时烧者淡青色,有蟹爪纹者真,无纹者尤好,土脉滋润,薄也甚难得。”

今人林俊先生《汝窑遗珍》第十二章节典型开片纹中 列出“冰裂纹”“蝉翼纹”“蟹爪纹”彩色图片,其中“蟹爪纹”标本表面为细长疏落的开片纹。

余姚官窑是南宋朝廷为继承北宋汝窑、大部分采用汝官窑烧造技艺而为南宋宫廷烧制用瓷的,因而一些余姚官窑釉面出现与汝官窑相同的开片。

但是,笔者根据低岭头等余姚官窑标本的研究认为,将《格古要论》中“蟹爪纹”理解为指釉表面的一种开片形状,是不正确的,理由如下:

(1)《格古要论》的记载其实没有错,关键在于什么是“蟹爪纹”;却因后人理解错误而将“蟹爪纹”看作是釉表开片纹的一种,使之以讹传讹;

(2)清人唐铨衡的《文房肆考》载“宋时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可用,遂命汝州造青窑器,屑玛瑙为油,如哥而深。微带黄有似卵白,真所谓淡青色也。汁水莹厚如堆脂。《格古要论》云‘汁中棕眼隐若蟹爪者真’,又云:‘无纹者尤好’,说似互异,此如端溪石子辨鸜鹆眼,眼本石病,得此可验真水坑也,故曰‘无纹者尤好’。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钉,土脉质制较官窑尤滋润,薄者难得。时唐、邓、耀诸州悉有窑,而以汝为冠。”

(3) 林俊先生《汝窑遗珍》之<汝窑识见录>篇:“……据研究,汝窑胎土含有很多腐殖质和有机质,通过950℃以上温度素烧,将有机物排除后素坯中就产生空洞,施釉烧成后,由于胎釉膨胀系数不一致,在出窑前后冷却过程中先产生又粗又长的开片……,坯面有孔洞的釉面就形成‘钉子’(斜开片)纹。所以斜开片、鱼鳞纹是出窑后时间累积继续开片后形成的”。

 

(4)细读上述资料后不难理解:“蟹爪纹”是在“汁(釉)中棕眼”处;再从林俊先生的精到研究中,可以知道汝窑的“棕眼”是第一次素烧胎器时“将有机物排除后素坯中就产生空洞”而形成,是在“釉(汁)里面”(胎面上);根据唐、五代、宋越窑、龙泉窑等标本与余姚官窑乳浊釉标本的对比,可以发现在一些余姚官窑标本‘釉中’有若隐若现的“暗纹”,有如蟹爪爬过一般,而越窑标本除了唐五代“秘色瓷”偶有外其他几乎没有,但在南宋以后龙泉瓷标本中也少量发现这种“暗纹”,这种‘暗纹’才应该是“蟹爪纹”。

那么同样有草木灰等有机质入胎的越窑瓷为何极少“蟹爪纹”暗纹?这主要是越窑的釉是高温流动性大的透明石灰釉,可以将胎面隙洞很好填补,且越窑是透明薄釉,眼睛观察可以一望到胎;而含玛瑙的官窑乳浊石灰碱釉在高温下流动性小、并且烧制时窑温比越窑低一些,一些半熔融石英复合物、微细晶状体滞留在这些细隙洞沟表面,外施半透明的乳浊釉,肉眼观察时便看到若隐若断的‘蟹爪’暗纹。

(5)另外,《格古要论》:“无纹者尤好,土脉滋润,薄也甚难得”。此处之“纹”才是指汝窑器釉表面开片之“纹”,据统计,现存世汝窑完整器无开片极少;林俊先生《汝窑遗珍》书中所示汝窑标本,无开片天青色大多美悦;而余姚官窑中天青色无开片乳浊釉标本,浅碧玉般色泽,最具审美、欣赏效果,也最稀少;另外记载“薄也甚难得”,的确如此,汝窑器薄透者不多,可能与汝窑胎略有‘生烧’、又要使瓷器保持一定的强度有关;而余姚官窑的少数碗、盏薄器口沿壁标本(部分在手电光下有透光现象),抚摸手中,其质感比之美玉名副其实。

(6)从 唐铨衡《文房肆考》的理解《格古要论》来说,是正确的;但因为汝窑乳浊釉类官窑瓷日益稀少,以致长时间被误解了汝瓷的这一特征,如今于余姚官窑瓷得到间接印证,不亦悦乎!

当然,“有蟹爪纹者真”,应理解为‘如果有蟹爪纹者,可以判断为真,是汝官窑器的特征之一’,但也不能理解为“无蟹爪纹者就是假”,这作为辨别真假的一种方法;而后面又有“无纹者尤好”的说法,自然是指釉色的欣赏度;明朝人离南宋不远,还能“多”看到汝官窑瓷,且治学之家文风必定严谨,论述可信。……